点击关闭

法院政府-直到2018年6月才被香港高等法院判决

  • 时间:

【黄子韬退出微博】

凶案現場,董柏輝被制服後大喊:“何君堯去死吧!殺了他……”

凶案發生後,現“民主派會議”召集人陳淑莊接受採訪時僅假惺惺說了一句“希望儘快康復”,未有一絲一毫譴責暴力的話,試圖淡化謀殺的嚴重性,卻刻意強調“很多候選人和市民都希望區議會選舉能如期舉行。”

非常時期需用非常手段!特區政府和法院亟需推動成立特別法庭,速審速判故意殺人、襲警、無差別攻擊等與暴力衝擊相關的個案。同時,特區政府還需增加律政司的人手,加快檢控工作。在這樣的威懾之下,暴徒還敢再去上街嗎?而且,有關做法早有先例,數年前英國大規模騷亂後,鑒於被告數量多,法庭被要求日夜加班,連續審判。香港司法制度本就源自英國,別人可以,香港有何不可?

香港本土恐怖主義抬頭青年“新納粹”傾向明顯“修例風波”已經持續了五個月,從堵路縱火、破壞公共設施、打砸門店、無差別攻擊市民、利器割警察脖頸到光天化日之下刺殺愛國愛港議員,香港本土恐怖主義跡象明顯抬頭!

最大限度發動中間市民,是特區政府各部門的重要任務,要深入社區、深入基層,進行建設性和務實性對話,講解政府的舉措,解決生活中的困難,匯聚維護法治、贏得區選的重要力量,爭取他們積極站出來,成為共同止暴制亂的重要一份子。

綜合所有證據,無論是事前備好凶器、假意獻花,還是刺向心臟位置、大喊“去死吧”,都清晰印證了暴徒的意圖:謀殺!

亂世當用重典,香港的行政和司法系統必須對這一時期明顯抬頭的本土恐怖主義和青年“新納粹”傾向予以最嚴厲的打擊和矯正,沒有任何讓步的理由,方能以儆效尤,讓愛國愛港市民建立信心和勇氣。

另據內部人士透露,黎智英等亂港頭目為了在香港區議會選舉取得壓倒性勝利,重金招募死士,對建制派參選議員進行刺殺,製造黑色恐怖。目的是使建制派候選人心生恐懼,不敢再參選,以使反對派藉機奪取香港特區基層管治權。

“十一”襲警事件發生後,荃灣何全耀中學校董曾發佈聲明,不會開除襲警暴徒。這家學校培養出這麼多“暴徒”,其教育理念和現狀著實讓人堪憂!

現在,暴徒光天化日之下殺人,沉默的大多數還不出聲嗎?

(歹徒舊照。沒錯,是同一人!)

據悉,董柏輝與一名活躍在高登網絡論壇、曾遭起底的網民名字相同、外貌相似。

無獨有偶,董柏輝曾就讀荃灣公立何傳耀紀念中學,他和“十一”持鐵棍襲擊警員被開槍擊傷的暴徒曾志健出自同一學校。

打擊本土恐怖主義和青年“新納粹”傾向的關鍵時刻,不能只靠警隊一家,特區政府各部門、立法會、法院等公權機關決不能出現“溜號”或掣肘,否則,受到傷害的將是絕大多數……

犯罪嫌疑人大揭秘據網友爆料,暴徒叫董柏輝,英文名Pak Fai,出生日期1989年10月22日,今年剛好30歲,無精神病和刑事記錄,錄口供時自稱為“詩人”!

反對派為了自己的政治圖謀,用心險惡:如果掌控不了香港,那就毀滅它!為此,他們不惜把香港青年蠱惑洗腦成為“新納粹”恐怖分子,這對香港的安全和繁榮穩定構成嚴重威脅。

從持續五個月的“修例風波”來看,香港的中間市民呈現“四不”特征,即不反對“一國兩制”、不贊成“港獨”、不支持暴力、不認同“攬炒”,有機構調查顯示,中間市民約占香港市民總數的40%。

昨天8時44分許,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香港屯門湖翠路“擺街站”時遭受暴徒持刀襲擊,後被緊急送醫。

比如,眼下的區議會選舉日益臨近,區選安全環境堪憂,亟需部署各選區成立社區義工隊,有效保障建制派參選議員的和投票市民的安全。

對於特區政府及各部門而言,必須要採取一切有力措施止暴制亂、恢復秩序。如果黑色恐怖繼續,更要未雨綢繆、當斷則斷,果斷推遲區議會選舉,營造一個公平、公正、清朗、乾凈的選舉環境!

昨日下午,何君堯在全麻醉狀態下做了手術,醫生清理了一些淤血和組織後發現,傷口深度比預想的嚴重,深度達4到5釐米。

照這個節奏持續下去,“修例風波”的案件,要拖幾年呢?從犯罪學角度看,判得快才能有效遏制罪行。現在大部分案犯被保釋後,推遲數月才會再次提堂,犯罪無法及時得到有效處罰,根本起不到警示作用。

從近期發生的極端惡性案件看,10月13日,對警察割頸的暴徒19歲,是一名中六學生;此次刺殺何君堯的暴徒也不過才30歲。種種現象表明,我們不願看到的一幕發生了:部分香港青年出現“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新納粹”傾向,被襲擊的銀行,都是“中”字頭;被破壞的商鋪,多數曾公開反暴力;被毆打的市民,只因政見不同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或者清理黑色連儂牆而“惹禍”上身;被砸爛的議員辦事處,無一例外是建制派。

特別法庭亟需成立“修例風波”以來,香港警隊已經拘捕了3000多人,卻經常出現律政司檢控後,法院要押後多日審理、被告隨即被保釋的“怪象”。

喚醒沉默的大多數目前,香港仍有大部分市民在沉默,正如香港警務處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在近日新聞發佈會上所說:“起初,有暴徒四處縱火堵路,大家無出聲;跟著破壞中資商店,大家無出聲;後來毆打不同意見的路人,大家仍然無出聲,最後當他們向你襲擊的時候,就不會有人為你發聲。”

面對恐怖主義行徑,廣大香港市民必須勇敢地站出來,向暴力說“不”!要知道,暴徒畢竟是絕對少數,反對派企圖用何君堯的命,嚇倒建制力量和中間市民。決不能讓這一小撮人的陰謀得逞!

香港司法審判是否公正、是否有效率是止暴制亂的首要環節,也是最令人擔憂的環節。但5個月來香港法官的“捉放曹”大戲一再上演,且拖拖拉拉效率低下。

這句話道出了反對派的心聲!他們企圖在被裹挾的群眾尚未覺醒之時,在沉默的大多數未能勇敢站出來之時,利用暴亂裹挾民意、收割選票,所以最擔心區議會選舉推遲!

考驗香港行政、立法、司法的關鍵時刻到了!

截止10月底,警方共拘捕了200多名參與非法集結及街頭暴力活動的大專院校學生,涵蓋香港特區政府資助的11所大專院校。香港理工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被捕學生數量較多。

事件發生後,反對派文宣機器開足馬力:篡改大公報的報道時間,栽贓何君堯遇襲是自導自演;《蘋果日報》以“何君堯打尖(插隊)做手術”為題進行報道,在人命關天的時刻,竟然還用插隊抹黑何君堯,手法實在拙劣!

“不再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何生被襲,牽動著很多人的心。有理哥認為,當務之急,是要保護好何君堯的人身安全,做好傷情治療,一定要避免其被“黃醫”治療,否則他的傷口恐怕和被割頸警員一樣!

這種“怪象”由來已久,比如2016年2月組織發動“旺角暴亂”的梁天琦,直到2018年6月才被香港高等法院判決,用時兩年多!再如陳淑莊參與的非法“占中”運動,2014年9月發案,今年6月份才被判決,用時近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