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投资目标-2020年中国经济增长的区间管理目标宜设为5.5%-6%

  • 时间:

【广州汽车展览】

一、綜合考慮現階段國際、國內的趨勢性因素和周期性因素,2020年中國經濟增長的區間管理目標宜設為5.5%-6%,保守目標為5.8%左右,不僅能夠完成“兩個一百年”目標的階段性任務和保證社會就業的基本穩定,也更有利於保持戰略定力,按照既定方針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

三、落實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全面開啟新一輪全方位改革開放和新一輪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來解決我們面臨的深層次結構性與體制性問題。在經濟結構轉換的關鍵期和深層次問題的累積釋放期,簡單的宏觀政策調節和行政管控,難以應對基礎性利益衝突和制度扭曲所產生的問題,基礎性、全局性改革依然是解決目前結構轉型時期各類深層次問題的關鍵。

在五大短期周期因素同步回落、三大傳統紅利加速遞減以及兩大臨時突發事件三重衝擊下,中國宏觀經濟的彈性和韌性得到了全面顯現,在以“六穩”為核心的逆周期調節政策和持續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對衝下,中國宏觀經濟成功守住底線、完成了預期的目標。但值得註意的是,在經濟增速回落的過程中,經濟的結構性分化較為嚴重,升級型的結構調整速度放慢,而蕭條型的結構調整卻持續加速,從而導致2019年中國經濟結構調整步入艱難期。

二是隨著各類杠桿率的穩定、應付債務增速的下降、高風險機構的有序處置、金融機構資本金的補足、監管短板的完善使金融風險趨於收斂,化解金融風險的攻堅戰取得了階段性勝利,金融環境將得到明顯改善;

五是為應對外部衝擊而啟動的各類戰略將有效提升相應部門的有效需求,特別是在關鍵技術、科技研發體系、國產替代、重要設備等方面啟動的戰略將產生很好的拉動效應;

八、積極應對中美貿易摩擦,全新思考世界結構裂變期中國的戰略選擇。

預計2019年實際GDP增速為6.1%,較2018年回落0.5個百分點,實現政府預定的6%-6.5%的經濟增長目標。同時,由於GDP平減指數漲幅降至1.5%,名義GDP增速為7.6%,較2018年顯著回落2.1個百分點,短期下行壓力加大。

五、積極的財政政策需要新積極,在更加積極的同時提高針對性,調動三個積極性。考慮到結構調整攻堅期的外部困局和內部大改革的特殊性,建議2020年財政赤字率可以提高到3.0%以上。減稅降費從生產端向消費端和收入分配改革過渡。

建議2020年M2增速應當高於名義GDP增速的水平,達到8.5%-9%;全社會融資總額增速不能過快回調,保持在11%左右符合金融整頓與強化監管的要求。

六是隨著全球汽車周期的反轉,中國汽車市場可能企穩;

中國人民大學校長劉偉,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中國區域經濟學會會長、《中國經營報》社社長金碚,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白重恩,國務院參事、當代經濟學基金會理事長夏斌,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吳曉球,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中國人民大學一級教授、經濟研究所聯席所長、中國宏觀經濟論壇聯席主席楊瑞龍,中國人民大學經濟研究所聯席所長、中國宏觀經濟論壇聯席主席、中誠信集團董事長毛振華,中國人民大學經濟研究所副所長、中誠信國際信用評級有限公司董事長閆衍,中國人民大學研究生院常務副院長劉鳳良,中國人民大學應用經濟學院院長鄭新業,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常務副書記兼副院長王晉斌,中國人民大學應用經濟學院副院長黃雋等重量級嘉賓出席論壇。

一是隨著吏治整頓的基本到位和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的全面落實,中國制度紅利將全面上揚,TFP增速將明顯改善;

1、在全球經貿增速放緩、中美貿易摩擦加劇與內部需求回落等周期性力量與趨勢性力量疊加的綜合作用下,2019年中國宏觀經濟延續了2018年以來的疲軟態勢,呈現“持續趨緩”的態勢。

必須以構建高標準市場經濟體係為目標,推出新一輪改革開放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八是在基礎設施投資持續改善、國有企業投資持續上升以及民營企業家預期改善的作用下,民營投資將在2020年擺脫底部徘徊的困局;

七、民生政策要托底,應對經濟下行和民生衝擊疊加帶來的“雙重風險”。

2020年是中國全面小康年,中國宏觀經濟將在延續2019年基本運行模式的基礎上出現重大的變化,不必過於悲觀。一方面,2019年下行的趨勢性力量和結構性力量將持續發力,導致2020年潛在GDP增速進一步回落;另一方面,2019年下行的很多周期性力量在2020年開始出現拐點性變化,隨著十大積極因素的鞏固和培育,宏觀經濟下行將有所緩和,下行幅度將較2019年明顯收窄。其中,部分周期性力量的反轉以及中國制度紅利的持續改善將是2020年最為值得關註和期待的新變化。

2020年宏觀政策要有前瞻性、市場主體要有前瞻性。

十是中國龐大的市場、多元化出口路徑、齊全的產業、雄厚的人力資源、開始普及的創新意識和創新競爭、強大的政府及其控制能力決定了,中國經濟的韌性和彈性將在2020年進一步強化。

從長遠來看,改革開放前30年取得的成功,主要得益於兩大機遇,一是短缺經濟空缺留下的巨大空間,二是由封閉型的內向經濟轉換到了開放型的外向經濟。改革開放後10年,經濟已經告別短缺,迎來過剩,負債率居高不下,過去的老辦法難以為繼。新的經濟形勢要求中國經濟政策有“穩增長”和“防風險”的雙底線思維。具體政策如擴大企業股本,調整消費結構,減稅降費,農村體制改革等。

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代表論壇研究團隊發佈論壇主報告《結構調整攻堅期的中國宏觀經濟》。

九是新一輪更加積極的財政政策和邊際寬鬆的穩健貨幣政策將進一步發力,這與2020年全面小康帶來的社會政策紅利以及全球同步寬鬆帶來的全球政策紅利,一起決定了2020年的政策紅利大於前幾個年份;

四是對中美貿易衝突的恐慌期已經過去,適應性調整基本到位,企業信心將得到明顯回歸;

七是豬周期反轉,豬肉供求常態化,豬肉價格的大幅度下降將為宏觀政策提供空間,改善民眾的消費預期;

在上述判斷和預測的基礎上,報告提出了八方面政策建議:

根據上述定性判斷,設定系列參數,利用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宏觀經濟分析與預測模型—CMAFM模型,預測如下:

六、“穩投資”的政策方向和政策工具必須做出大幅度的調整,落實十九大提出的“發揮投資對優化供給結構的關鍵性作用”。

三是企業庫存周期觸底反彈,前期過度去庫存為2020年企業補庫存提供了較大的空間;

2019年11月30日,中國宏觀經濟論壇(2019-2020)報告會在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館116報告廳舉行,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發佈中國宏觀經濟2020年分析與預測報告。

四、構建貨幣政策新穩健的新框架,從哲學理念、目標體系、工具選擇、審慎管理、匯率安排、預期管理和政策協調等方面,對新形勢下的穩健貨幣政策的框架進行全面重構。

二、將中期視角的“預期管理”作為各項宏觀政策的統領和重要抓手。在內需增長出現明顯下滑和結構分化達到新的臨界值的背景下,簡單的預調、微調已經不足以應對宏觀經濟日益面臨的加速性下滑風險,而必須借助於中期視角的“預期管理”。

2、在趨勢性因素與周期性因素疊加、國際與國內不利因素強化的作用下,預計2020年經濟增速將進一步回緩,但在“六穩”舉措進一步發力、改革紅利進一步顯化、系列短期周期性力量轉變的作用下,中國經濟的彈性和韌性將持續顯現,預計2020年實際GDP增速為5.9%,較2019年增速回落0.2個百分點。同時,由於GDP平減指數漲幅降至1.1%,2020年名義GDP增速為7%,較2019年回落0.6個百分點,下滑幅度明顯收窄。在內外需求周期性下行的作用下,2020年投資和消費增速觸底企穩,但仍難以有效回升,預計投資增長5.5%,消費增長8.0%;出口增速為-2.0%,進口增速為1.0%。2020年豬肉等食品價格大幅上漲引發的結構性通脹因素將在下半年明顯回落,預計全年CPI漲幅將回落至2.3%;同時,在總需求不足和輸入型的通縮因素的作用下,2020年工業領域的通縮風險上揚,預計PPI下跌1.0%;綜合來看,GDP平減指數漲幅將回落至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