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警方某华-7月4日高铁站监控梁、谢二人出现画面

  • 时间:

【长江1号洪水形成】

象山警方發佈的監控畫面。 警方 供圖

直到7月7日晚消失在視頻監控中,章子欣最後去向何處、有何遭遇?這些尚不可知。

此外,梁某華社交平臺發佈的內容顯示,梁某華與謝某芳從廣東潮州出發,在過去半年左右時間前往大理、北京、天津、青島、杭州等國內多個城市游玩。

象山警方發佈的監控畫面。 警方 供圖

據章子欣的奶奶回憶,今年6月起,自稱在淳安游玩的廣東省化州市人梁某華(男、43歲)、謝某芳(女、46歲)常來光顧自己的水果攤。6月29日,二人以“酒店較貴”為由租住其家,其間未有異常表現,並與孫女熟絡起來。

象山警方發佈的監控畫面。 警方 供圖

二人選擇租住章子欣家的真實目的是什麼?為何帶走女童?這些尚不可知。

據女童奶奶收到的視頻顯示,二人曾帶章子欣前往福建漳州等地。7月7日,梁某華、謝某芳二人未按約定將孩子帶回家,之後便失去聯絡。女童失聯期間經歷了什麼?這些尚不可知。

女童失聯事件近日受到廣泛關註。據央廣網7月13日消息,針對坊間猜疑,杭州市淳安縣公安局副局長餘小陽透露,目前基本確定二人跟網上流傳的宗教組織沒有關係。

7月4日高鐵站監控梁、謝二人出現畫面。 警方 供圖

寧波象山警方在通報中披露兩租客與章子欣7月7日至7月8日的蹤跡:7日17時23分,三人在寧波市象山縣松蘭山旅游度假區黃金海岸大酒店門口監控出現;22時20分許,梁、謝兩人出現在監控畫面,未見小女孩;23時01分許,梁、謝兩人在爵溪街道東門十字路口乘浙BT9**1出租車離開。8日0時,梁、謝兩人於寧波東錢湖跳湖自殺。

據悉,梁某華與謝某芳並非夫妻,二人在與外界接觸過程中還頗為“露富”。

梁某華、謝某芳為何從結伴游玩到結伴自殺?尚不可知。

“他說在廣東東莞有三十幾棟房子,光一個月租金都有幾十萬,自己住的房子有五千平米,開的車是蘭博基尼,還說家裡有秘書。”曾載過失聯女童和梁、謝二人的寧波網約車司機向媒體回憶稱。

7月4日6時30分,梁某華、謝某芳謊稱“帶章子欣赴上海喝喜酒”,將其從家中帶走。章子欣的奶奶回憶,因租客稱要帶章子欣做婚禮的花童,所以多次表示要發婚禮紅包,但都被拒絕。

目前,相關情況還在進一步調查之中。而隨著梁、謝二人的自殺,調查難度明顯較大,事件留下的諸多疑點仍然待解。(完)

7月7日三人監控出現畫面。 警方 供圖

13日12時30分許,搜尋人員在象山石浦海域(東經121度59分、北緯29度12分)海面上發現一具屍體,衣著、體貌特征疑似失聯女童,經鑒定確系章子欣。

7月8日10時許,淳安警方接到章子欣家屬報案後立案偵查,專案組連夜趕往寧波開展調查。

連日來,象山當地公安、漁政、爵溪街道等相關部門及民間救援隊等500餘人不斷在女童失聯周邊區域進行拉網式搜尋。

章子欣今年9周歲,系淳安縣千島湖鎮青溪村人。

杭州失聯女童確認身亡:事件疑點諸多 調查難度較大

章子欣父親章軍透露,7月6日,二人曾拍攝章子欣坐在網約車裡的視頻稱“女孩在車上睡著了,睡得很香”“收了一個女兒”,視頻被髮在租客的朋友圈。7月7日,這條朋友圈被刪除。

章軍稱,自己當時心裡預感不好,很著急地聯繫對方要求一定要將女兒送回來,“當時我甚至說不送回來,我就報警了,但語氣沒那麼嚴重,畢竟女兒還在他們手裡。”

從7月4日從家中被租客帶走,到7月13日遺體被髮現,女童章子欣離家9日。回顧事件全程,諸多疑點令人困惑。

7月7日三人監控出現畫面。 警方 供圖

13日晚,浙江象山警方通報稱,經鑒定,13日下午在象山縣石浦海域發現的女孩遺體,確認系杭州市淳安縣失聯女孩章子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