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政课培训-有的学校少量专职思政老师是因教不了主科淘汰下来的

  • 时间:

【色盲男子造假币】

分析“畫線”老師、“作秀”老師存在的原因,來自三大“不足”:

一些地區思政課在考試中比重不高,老師地位偏低。例如,某市中考中《道德與法治》只占10分,遠遠低於語數外理化等科目的分值。該市一名初中思政課教師說:“這就意味著政治課在應試上是小科。”學生和家長不重視,老師就處於弱勢地位。

半月談記者在多地採訪瞭解到,部分中學政治老師,一上課就給學生劃重點、考點,教學索然無味,學生死記硬背,刷題應對考試;還有一種“作秀”老師,用影視、歌舞、游戲等形式喧賓奪主,或以“雞湯”“段子”嘩眾取寵,一陣熱鬧之後,學生們感覺沒有學到東西。

專職老師少,高要求“低配置”

根據現有教材,小學思政課對老師的要求是所有學科里最高的,然而小學思政課的老師往往是“低配置”:教師隊伍不專,教師專業化程度低。

半月談記者瞭解到,南方某省小學思政老師主要由語文老師兼任,學過法律的微乎其微。“如果說道德是‘萬金油課’,誰都還能講兩句,那麼法治則是需要專業基礎才能講的。”

上課劃重點、下課不鑽研,有效培訓少

三是有效培訓不足。一位受訪者直言,目前老師的培訓特別多,投入很大,但是不能解決老師的需求,不少培訓淪為利益和權力之爭。培訓機會區域城鄉之間不平衡,縣區培訓越來越少。

“高考改革後,選考政治的學生人數在所有選考學科中最少,政治課也開得少。”湖北一位政治老師說,“在學校和學生心目中,我們貢獻很少,帶不了學生參加競賽,連生物學科都不如。”

有的學校少量專職思政老師是因教不了主科淘汰下來的。武漢一位教師稱,他所在的學校,“當不了班主任的,語文教不好的,身體不好要退休的,甚至是犯了錯誤的,才當品德專職老師”。

二是對思政課的理解不足。一位長期負責政治課教研工作的專家說,當前部分思政老師對於思政課價值功能認識存在一定偏差,對課程的育人價值認識不夠高,存在“高考考什麼,自己就教什麼,高考怎麼考,自己就怎樣教”。

一所高校院系黨委副書記認為,中小學思政課教師與主課老師相比較,受重視程度和展示平臺更有限,這種局面必須改變。

在既定教材的基礎上,能夠做到廣泛聯繫實際的老師並不多。張莉說:“課本上寫得乾巴巴的,我們要論證課本上是正確的,還要讓學生聽得進去,要花很大的精力備課,這對老師的專業要求非常高。”

東北某市一名道德與法治學科教研員說,思政課師資隊伍嚴重不足,尤其體現在縣市,老師兼職居多,有些學校思政課是由音體美老師甚至是後勤人員兼職,教育效果很難保障。

地位不高,職業認同感不強習近平總書記在今年3月與思政教師座談時提出,我們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就是要理直氣壯開好思政課。不少思政老師說,到底能不能理直氣壯,他們心裡並沒有底。

半月談記者:鄭天虹 廖君 楊思琪 仇逸

東北某市一名教師說,目前針對思政課的教研培訓機會非常有限,一些邊緣城市和縣區級學校根本享受不到,很多老師就是靠一本教材、一本教參這兩本書,上一堂思政課。

“小學思政課叫《道德與法治》,涵蓋了價值觀教育、品德、社會教育、歷史、地理、心理學、軍事、國際關係、法律等內容,可以說是包羅萬象。”廣東省教育研究院教學教材研究室副主任鐘守權說,“這需要老師不僅具有全面的知識體系,還要有駕馭教材、設計活動等方面的能力。”

東北某地一位鄉鎮中心校校長說,目前全校共有3名專職思政教師,兩名學校主任兼職(一個主任兼職6節課),再加外聘2人,其中一名專職教師是從班主任崗位退下來的老教師。

一位教師說,思政課“說起來重要,教起來次要,考起來不要”。它是邊緣課程、弱勢學科,不是主課,思政老師不是班主任,成就感、幸福感、獲得感普遍缺乏。

評職稱也是一些思政教師的痛點。一些學校職稱評定按學科人數的基數來,有的思政教師40多歲了還沒有評高級,有的30多歲了還沒有評中級。

教不了主科被淘汰,才去教思政??中小學思政教師隊伍面臨“三不”境遇

一是能力不足。華南師範大學附屬中學高二政治老師張莉深受學生歡迎。該校高二一班學生馮宣瑞說:“張莉老師把枯燥的概念結合時事講活了。”後來,在張莉的影響下,馮宣瑞還主動找來《資本論》《國富論》看,覺得政治學科其實並沒有那麼空洞而枯燥。

中小學思政課提升的核心之一是教師隊伍建設。半月談記者最近在多省份調研發現,當前部分地方中小學思政教師存在專職人員數量不多、專業能力不強、學科地位不高的“三不”境遇,“畫線”老師、“作秀”老師一定程度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