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收购2018-上海医药的销售费用分别为74.11亿元和110.58亿元

  • 时间:

【百人群98人是骗子】

快速的併購也給上海醫葯帶來了商譽減值的問題。今年3月14日,上海醫葯發佈了關於計提商譽減值準備的公告,擬對公司收購的Vitaco、星泉環球有限公司及台州上藥醫葯有限公司所形成的商譽計提減值準備6.32億元,該次計提將減少上海醫葯2018年度合併報表歸母凈利潤約4.87億元。

前述醫葯行業資深專家表示,藥品分銷業務主要是經營藥品的物流,毛利率不高,但是量往往很大,也是一項可以賺錢的業務。

在前述6家被上海醫葯收購的公司中,其中4家主要經營藥品銷售,2家標的主要經營藥品生產與銷售。

2018年,上海醫葯的醫葯工業、分銷、零售和其他業務分別貢獻收入194.62億元、1394.4億元、72.02億元和2.85億元,毛利率分別為58.87%、7.01%、15.14%和22.55%。

年報顯示,上海醫葯在2018年至少進行6起重大股權投資,其中包括5.86億美元收購CardinalHealth(L)Co.,Ltd(中文譯名:康德樂)、3億元收購江蘇大眾醫葯物流有限公司、2.3億元收購上藥控股安徽有限公司、14.89億元收購廣東天普生化醫葯股份有限公司、2.48億元收購遼寧省醫葯對外貿易有限公司、2.72億元收購浙江九旭藥業有限公司等。

近日,上海醫葯召開2018年股東大會,就2018年的年報、董事會工作報告、監事會工作報告、利潤分配預案等多項議案進行審議。儘管上海醫葯歸母凈利潤2017年到2018年均同比增一成,但扣非後這兩年均同比負增長。

2017年和2018年,上海醫葯工業銷售費用的增幅遠超醫葯工業銷售收入。

銷售費用的錢用在哪兒了?“其他”增長1.5倍,達11億,市場推廣及廣告成本增幅84.60%,達30億。

如果以絕對值進行比較,上海醫葯的銷售費高出同行不少。據上海醫葯2018年年報顯示,同行業上市公司白雲山、復星醫葯、恆瑞醫葯、華潤三九及麗珠集團幾家同行的平均銷售費用為46.56億元。

據上海醫葯2018年年年報顯示,其工業銷售費用總額合計68.93億元,其中,市場推廣及廣告成本、差旅和會議費用、其他及職工薪酬及相關福利分別為30.22億元、14.90億元、11.35億元和8.77億元,分別占銷售費用總額43.84%、21.62%、16.47%和12.73%。

“兩票制是指藥品從藥廠賣到一級經銷商開一次發票,經銷商賣到醫院再開一次發票,以‘兩票’替代目前的‘多票’,減少流通環節的層層盤剝。”前述醫葯行業資深專家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兩票制實施後,有一些藥品物流、銷售企業無法繼續經營下去,這樣就出現了一個比較好的行業併購機會。”

新京報記者 肖瑋 林子xiaowei@xjbnews.com

資料顯示,2016年年末、2017年年末和2018年年末,上海醫葯的商譽分別為58.48億元、66.07億元和113.45億元。2018年商譽大幅增長71.71%的背後,是上海醫葯在去年頻繁進行的併購。

而此前的6月4日,財政部宣佈開展2019年度醫葯行業會計信息質量檢查工作,共包括77家醫葯企業,上海醫葯也在77家名單之中。

據新京報此前報道,在6月底舉行的股東大會上,有股東詢問上海醫葯財務核查最新進展。對此,上海醫葯表示,財政部每年都會對企業進行會計資料的核查,會在6、7月這兩個月時間內完成,公司也是按照這個時間節點來完成核查工作。而上海醫葯總裁左敏表示,上海醫葯是國有控股,再加上是在A股和H股上市的公司,所以在內部管理、合規、控制風險上下了大量的功夫,面對核查公司有信心。

某醫葯行業資深專家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在兩票制實施之前,除個別上市藥企自建大型的銷售團隊外,很多藥企都需要依靠代理商來與醫院做最後一公里的接觸。但兩票制實施後,可以開發票的中間環節被縮減,但回扣現象並未根本解決,代理商仍是‘必需品’,倒逼藥企將原來很多體外的費用放在體內了,這實質上增加了藥企的財稅風險。”

據公告,2017年扣非凈利潤同比下降2.73%主要是受參股企業貢獻利潤大幅下降的影響,而2018年同比下降6.80%主要受報告期內公司研發費用投入大幅增長及計提商譽減值準備所致。同時,非經常性損益項目政府補助數據顯示,2016年至2018年,該數據分別為2.65億元、3.01億元和4.31億元。

在去年6家被上海醫葯收購的公司中,其中4家主要經營藥品銷售;專家:兩票制實施後,有一些藥品物流、銷售企業無法繼續經營下去,這樣就出現了一個比較好的行業併購機會。

對於康德樂的收購,上海醫葯在2018年年報中表示,該筆收購可以顯著提升上海醫葯分銷業務整體的競爭格局與產業優勢等。上海醫葯表示,在融合康德樂後,上海醫葯成為全中國大的進口總代理商和分商,無論在進口的品規數和售金額都位居全國第一。

據東方財富Choice數據庫顯示,2016年至2018年,A股284家藥企的銷售費用分別約為1380.93億元、1819.2億元、2433.44億元,而2018年,銷售費用排在前五名的上市藥企由高到低依次為上海醫葯、復星醫葯、步長製藥、華潤三九、恆瑞醫葯。

上海醫葯銷售費用逾百億扣非凈利潤連續負增長去年收購6家企業股權,商譽達113億,商譽現減值,扣非凈利潤連續負增長

銷售費用逾百億,居上市藥企之首

由此可以看出,在上述上海醫葯工業銷售費用的4個明細科目中,“其他”和“市場推廣及廣告成本”在2018年增長最快,分別同比2017年增長156.21%和84.60%。

從數據上進一步分析,上海醫葯2017年和2018年工業銷售費用分別為42.04億元和68.93億元,2018年較2017年增長63.96%,其中,前述提及的市場推廣及廣告成本、差旅和會議費用、其他及職工薪酬及相關福利,分別增長84.60%、36.70%、156.21%和26.55%。而11.35億的“其他”包括什麼未作披露。

資料顯示,2016年至2018年,上海醫葯營收分別為1207.65億元、1308.47億元、1590.84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31.96億元、35.20億元、38.81億元;扣非後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分別為29.25億元、28.46億元、26.52億元,扣非後凈利潤連續兩年負增長。

資料顯示,上海醫葯(證券代碼:601607)主營業務覆蓋醫葯工業、分銷與零售,其醫葯工業產品主要聚焦在消化系統和新陳代謝、心血管、全身性抗感染、精神神經以及抗腫瘤五大治療領域,而醫葯分銷業務規模則位列全國前三。上海醫葯在2018年年報中表示,公司是滬港兩地上市的大型醫葯產業集團,是控股股東上實集團旗下大健康產業板塊核心企業。

上述5家上市藥企均出現在此次醫葯行業會計信息質量檢查工作的名單上。其中,上海醫葯成為去年唯一一家銷售費用破百億的企業。數據顯示,2017年和2018年,上海醫葯的銷售費用分別為74.11億元和110.58億元,分別同比前一年增長49.21%和22.15%,同期,上海醫葯營業收入分別為1308.47億元和1590.84億元,分別同比前一年增長8.35%和21.58%。這其中,2018年年報披露的工業銷售費用同比增長63.96%,而同期,公司醫葯工業銷售收入194.62 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29.86%。

談及醫葯分銷,上海醫葯在2018年年報中表示,報告期內,公司積極把握兩票制正式實施帶來的行業機遇,覆蓋全國網絡佈局,完成分業態調整,公司先後收購了遼寧省醫葯對外貿易有限公司、上藥控股貴州有限公司、上藥控股遵義有限公司、海南天瑞藥業有限公司。在重點佈局的省份繼續完善網絡,通過併購拓展商業版圖,併購了惠州市上藥同泰藥業有限公司、江蘇大眾醫葯物流有限公司、四川瑞德藥業有限公司等。

對於本次財政部開展的醫葯行業會計信息質量檢查工作,東莞證券在研報中表示,本次抽取檢查的藥企既有知名度高的上市公司,也有小型地方藥企;既有研發護城河深的頭部藥企,也有深陷輿論漩渦的高營銷費用企業,抽檢樣本代表性強;本次檢查不僅僅是對前期康美藥業事件的延伸,預計更重要的意義在於對不同類型的藥企成本進行摸底,為後續第二批帶量採購的出台做準備。

買買買後商譽113億,商譽現減值

對於此次核查中頗受外界關註的銷售費用,2017年和2018年,上海醫葯的銷售費用分別為74.11億元和110.58億元,分別同比前一年增長49.21%和22.15%,同期,上海醫葯營業收入分別為1308.47億元和1590.84億元,分別同比前一年增長8.35%和21.58%。而2017年其工業銷售費用分別同比增長31.08%以及63.96%,而2017年和2018年報告期內,公司醫葯工業銷售收入分別同比增長20.71%、29.86%,工業銷售費用的增幅遠超醫葯工業銷售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