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來調查這些貧困戶、危房改造的

  • 时间:

【四川车祸4死3伤】

5月14日,碭山縣召開脫貧攻堅工作“回頭看”動員大會,縣裡主要領導在會上表示,要堅決力戒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以強化作風建設保障扶貧工作務實、脫貧過程扎實、脫貧結果真實。5月16日,中國之聲記者在當地採訪時,有村民說,這兩天,附近超市的摺疊床賣得特別快:“昨天我聽說上面又給通知,給到危房戶,讓趕快挪到這個屋裡住一下,住一段時間再搬回去就行,上邊來查了。”

縣委、縣政府已成立聯合調查組,展開“地毯式”排查

6月10日傍晚,碭山縣發來文字說明,其中稱,《新聞縱橫》節目播出後,當天上午,碭山縣委、縣政府召開專題會議,決定成立聯合調查組,縣委常委、縣紀委書記、監委主任李虎同志任調查組組長,入村入戶開展調查;昨天下午,召開縣扶貧開發領導小組(擴大)會議,決定圍繞精準扶貧展開“地毯式”排查,對脫貧攻堅各項工作進行再督導、再核實。碭山縣委、縣政府表示,將根據調查結果,依法依規、實事求是予以處置並及時向社會公佈。

享受危房改造補貼的,所改造的危房,必須是有人居住的。官莊壩鎮副鎮長張楊也確認了這一點:

楊勤良:“危房改造以前,他說,叔,我給你申請危房改造,鎮里這些人都來了,我請吃頓飯,看能批下來不。在這西邊飯店吃的,花了420塊錢,我結的賬,結了400塊錢。”

“上面一來調查,就是來調查這些貧困戶、危房改造的。你不是貧困戶,還找你乾啥?不需要找你。村裡凡是貧困戶危房改造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兒女有房有車,也有存款,這莊的房子都比我的房子好。”

在調查過程中,當地群眾還反映,就在這個龍潭村,與脫貧攻堅掛鉤的危房改造政策,也走了樣。房裡見天的危房,得不到改造,而一些明明住在樓房裡的人家,卻改造了“危房”。甚至,這些得到改造的危房戶,在拿到補貼後,還要給村幹部送回扣。

曹聚福:“村裡誰管你啊?你不找他,他也不找你,你找他就得給他兩個(錢),你不給他兩個(錢)他給你辦事?沒有那樣的事。”

曹聚福是安徽省碭山縣官莊壩鎮龍潭村村民,三個兒子都在外地打工。他家的房子已經塌了,暫住在村子主街道旁邊的大兒子家裡。但是,大兒子家的房子,也不結實了。卧室里擺著的,還是大兒媳婦陪嫁的傢具:

曹聚福:“這不,這邊兩個危房,這個是危房改造的,那個也是危房改造的,都沒住人。”

楊浩:“我們的扶貧幹部楊雪蓮的四叔家,家裡有兩棟樓房,他報了危房改造。楊雪蓮的大媽家,家裡兩個兒子、兩棟樓房,搞了危房改造。楊雪蓮的五叔家,一家人全在深圳做生意,在深圳買了樓房,給他家報了危房改造,批了兩萬塊錢。”

張楊說,之所以會發生這種情況,是因為村幹部在其中搗鬼:

曹聚福:“那能不漏(雨)嗎?這地板上不都是漏的水?我在房頂上蓋了塑料紙,那天讓風一刮,就耷拉著了,我也沒蓋。那也沒辦法。”

然而,在當地採訪期間,中國之聲記者發現,村裡多個享受過危房改造政策的房子,卻並沒有人居住。村民們說:

楊浩:“你剛纔不是說長期不在家的不算(危房改造)嗎?”

楊勤良:“先送一點,給報上去,蓋上房子後,錢打到存摺上,取了錢再給他送去,一般的貧困戶補2萬,不是貧困戶補一萬,家庭條件不好的少付給他一點,也得付給他。只要條件好的至少給他一半。”

楊勤良是村幹部楊風雷的堂叔,他說,兩萬塊錢的危房補貼下來之後,楊風雷追到他家的堂屋裡要錢:

據中國之聲報道:昨天,中國之聲關註了安徽省碭山縣龍潭村,村民進入貧困戶名單,沒有進行實質性民主評議和公示,有扶貧幹部的多位親戚進入貧困戶名單中,享受著國家政策,而同村真正貧困的人,卻無法得到應有的幫扶一事。

記者:“村裡的幹部都知道你們家情況吧?”

享受到危房改造補貼的貧困戶楊勤良,證實了這一說法。

記者:“頂棚就全弄好了?”曹聚福:“對,就這樣糊上一直到現在,這讓老鼠給咬的。”

曹聚福說,雖然房子的位置很顯眼,但這幾年來,沒有幹部來家裡問過情況。因為他不是貧困戶:

張楊:“危房是四類人員,一個是家庭困難殘疾戶,一個是建檔立卡貧困戶,一個是低保戶,再一個是分散供養的五保戶。還有就是得現住著人,你這房子不住閑置了,國家不會給你改造的。必須現居住房是危房,並且只有這一套房子。”

上面的政策規定得如此細緻、明確,在官莊壩鎮下轄的龍潭村,為什麼會發生改造過的危房空置著,露天的危房裡卻住著人的情況?這些情況,當地政府部門是否瞭解呢?官莊壩鎮副鎮長張楊說,不止鎮里知道,縣裡也很清楚。張楊這樣回覆楊浩的疑問。

村幹部應對調查弄虛作假,已成常態

張楊:“越往上面越不知道,他根本摸不了(情況),你說這家是啥經濟條件,在哪兒買了房,誰知道?我舉個例子,楊雪蓮報的危房改造,叫我們去核驗,可能她隨便拉一個人,但是誰知道?一個鎮就八九百戶,誰有那精力,其他事都不幹了?造假全是村幹部搞的,你查你就查不完,弄假的多得很。每周一開會我都說,現在上面查的緊,危房改造你任何人都不要造假。你們造假,查不到你,那你幸運,查到你,你倒霉。我只能這樣說,我還能咋說?”

記者:“為啥不住呢?”曹聚福:“都有地方住啊。”閆三變:“看屋裡有啥?鍋、竈啥都沒有。沒住啊,沒人啊,就是誑人家公家的錢,蓋好了擱那兒。過了這個村還有這個店嗎?”

見天的房屋未改造,有車有房倒成了貧困戶?

曹聚福:“90年我大兒子結婚,頂棚就找這種紙糊上,那時候是20塊錢這一間房。”

張楊::“蓋好的屋不住人,現在都是這樣弄的,因為每次縣裡督查都發現了。他是貧困戶,原先的房子是危房,我們去驗收了,他就搬進去住了。但是,我們一走,他就搬到自己兒子家去住,凈是這樣的,來回地給我們搗蛋。凈是這樣的。不光你說,人家縣裡督察都發現很多回了。”

堂屋裡的情況就更糟糕一些。地板上潮乎乎的,透過屋頂能看見天。

向中國之聲反映情況的楊浩說,由於危房改造需要通過自然村、行政村逐級申報,這就使得村幹部有一定的權力。比如村幹部楊雪蓮,就利用手中的補助指標上報權,在所謂貧困戶的危房改造過程中,假公濟私:

改造好的危房,為何成了擺設?在碭山縣,危房改造到底有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呢?按照安徽省宿州市住建委的有關規定,當地農村危舊房改造的補助對象,主要有四類人群,居住在危房中的建檔立卡貧困戶、低保戶、農村分散供養特困人員、貧困殘疾人家庭等4類重點對象,此外還有居住在危房中的其他貧困戶。無論哪一類人群,“居住在危房中”,顯然是一個先決條件。但是,在龍潭村,卻有不少改造過的危房,無人居住。

改造危房,兩萬補貼給村幹部五千回扣

在龍潭村採訪過程中,多位村民都說過,享受了危房改造補貼的,要給村幹部送錢。

張楊:“對,對,但是,現在改造過了,你說咋整?這樣的不是他一家。”

楊勤良:“在堤口那裡碰到我,他說叔你那個20000元錢下來了你領取吧,你給我5000塊錢,我說我現在沒拿著。他攆到家裡來要的,就在我家這裡,我點給他的,要5000元,我給了他4000元。批下來以後,誰不給他錢?都得給他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