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絲文化及粉絲經濟作為文化領域的新現象需要規範和引導

  • 时间:

【拒村霸骚扰遭杀害】

此外,低俗、拜金等價值觀不當行為在追星過程中也頻頻出現:一些粉絲群體創造出成百上千個專用術語,其中不乏“坐地排卵”“白嫖”等低俗詞語;部分粉絲的消費行為狂熱,喊著“愛他就為他花錢、不花錢不是真粉絲”的口號,由“錢包”決定自己在粉絲圈的“資質”;韓國某藝人被曝光牽涉施暴、性侵、轉售毒品後,其中國粉絲後援團仍在微博上給予輿論支持……

辦案民警韓翰告訴半月談記者,這款App在粉絲圈內使用極為廣泛,用於短時間內刷高評論量、轉發量、點贊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時間非法獲利近800萬元。”

據瞭解,粉絲組織會通過網絡向粉絲集資,或用於購買偶像的專輯、代言產品、周邊產品等應援物品,或為偶像購買生日禮物、租廣告牌、做慈善活動等。“幾分鐘內籌集到100多萬是很常見的。”一位明星的粉絲說。

半月談記者 魯暢2018年,明星蔡徐坤一條微博“轉發量過億”引發社會對明星流量數據造假的關註。半月談記者採訪發現,近年來,粉絲文化以及由此衍生的粉絲經濟發展得如火如荼,逐漸成為文化市場重要組成部分,由此滋生的亂象也頻頻引發輿論爭議。

利用“星援”App刷流量的行為在粉絲圈內被稱為“輪博”。據新浪微博安全團隊負責人介紹,2018年5月起,微博發現“星援APP”後開始收集證據,準備報案。為配合警方收集證據,沒有對“星援”實施明顯的管控措施。“微博面臨的困難是實名制問題,大量虛擬運營商號段被用於非實名註冊。”該負責人說,目前,作為應對“輪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經將轉發、評論量設置成“100萬+”的顯示上限。

受訪者還建議,要採取切實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資本對粉絲文化的投機、利用、操縱。同時,塑造更多具有人格魅力、以弘揚民族精神和時代精神為核心的精神楷模,引導廣大青少年將選擇偶像的視野從娛樂明星的狹小範圍之中轉移出來。

半月談記者從北京市公安局網安總隊瞭解到,在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凈網2019”專項行動中,北京警方將涉嫌研發上線名為“星援”App用於製造假流量的犯罪團夥抓獲。

粉絲文化亂象頻髮根據易觀智庫最新發佈的報告,粉絲文化現象已成為拉動娛樂產業爆發的重要推動力。然而,半月談記者採訪發現,利益的介入讓粉絲文化更易滋生亂象。

“輪博”儼然已經成為粉絲“必修課”

公然買賣明星藝人隱私信息也是一大亂象。前不久,內地某男演員及某相聲團體旗下藝人個人信息泄露事件受到公眾關註。網安總隊辦案民警李文濤告訴半月談記者,涉案嫌疑人大部分為在校女學生,在追星網站、各類明星“後援團”中結識,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進行販賣。

朱巍認為,應加強網絡文化治理力度,加大對各網絡平臺的指導和監督,避免“通過算法只推送偶像相關信息”或有意引導用戶消費的行為;此外,社會和家庭教育也要加強對青少年的引導,網絡平臺、演藝人員、經紀公司、各大商家應共同維護法律權威、承擔更多社會責任與道德責任。

規範粉絲文化,亟須齊抓共管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我國粉絲群體趨於低齡化,法律意識較為淡薄,價值取向並未完全形成,粉絲文化及粉絲經濟作為文化領域的新現象需要規範和引導。

北京師範大學刑法研究所副所長彭新林說,雖然粉絲這種集體籌款行為不屬於一般意義上的非法集資,但因參與人數多、資金數額巨大,易引發其他違法犯罪。

北京一高校學生小雷告訴半月談記者,她每天都要點開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話社區”,簽到、發帖、打榜,隨後又轉到偶像的主頁,進行評論、轉發、點贊。這樣,她就可以憑藉“超話社區”等級參加粉絲後援會等發起的線上抽獎活動,或在參加演唱會時,根據等級領取演唱會燈牌、熒光棒等應援物品。

“一億轉發”是怎麼來的?“刷量”是互聯網時代流量造假的主要表現形式,但一條明星發佈的微博竟被轉發過億,意味著每3個微博用戶就有一個轉發此條微博,實在令人咋舌。

半月談記者瞭解到,粉絲後援會等粉絲組織、經紀公司等都會為粉絲下放“應援”任務,更有大量粉絲自發“做任務”。

彭新林認為,應繼續加大粉絲文化背後涉網違法犯罪的打擊和製裁力度,同時對線下粉絲應援中可能存在的擾亂公共秩序、藉機斂財詐騙等不法行為進行集中整治和曝光,明確法律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