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武汉传播-尤其是第四阶段从北京传播到其他省份的疫情

  • 时间:

【沪指开盘跌0.74%】

4. 對第四階段的傳播,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儘管已經有了疫情的傳入,但由於這些城市信息透明度較高,醫療條件完善,尤其是北京已經有了抗擊非典的經驗,我們並不認為它們會成為再次傳播的高發節點。相反,我們擔憂的是,與武漢存在同樣高聯繫的昆明,長沙等市,其既存在與武漢間的城際聯繫,又是自身所在區域(或城市群)的中心城市,在醫療條件、疫情檢測、信息透明方面與一線城市存在以自身為節點進行地區性擴散的風險,應引起重視。

而在武漢都市圈範圍的城市,截至1月21日下午21點,湖北省內僅有黃岡市密集爆出 12 例疫情,對比都市圈內各個城市與武漢的人流聯繫強度,這並不符合疫情傳播的概率特征。也就是說,湖北省內疫情數據仍存在偏低狀況。

根據最新的全國新型肺炎疫情動態,我們已經瞭解到了疫情的主要傳播存在人傳人的途徑,以及疫情的分佈情況,如下圖所示。(圖片來源:丁香醫生)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正處於2003年SARS傳播曲線的第三階段

4)湖北省內荊州、襄陽等,與省外廣州、東莞、昆明、長沙等城市為尚未發現疫情的潛在高風險城市:對於武漢都市圈以外的城市,省內的荊州、襄陽、宜昌和省外的廣州、東莞、昆明和長沙等市與武漢聯繫較強,但尚未發現疫情,存在較高的疫情風險。(其中重慶在本稿截止前剛剛公佈)

SARS從廣東省(廣州市)向外擴散過程:儘管1月初廣西河池就有來自於廣州的輸入型病例,並最終導致廣西省內有22人被感染,但由於河池市人口密度和對外聯繫不強,並未在廣西引起大規模疫情;第三階段的真正開啟是隨著2月8日廣東省內疫情達到高峰,併在2月中隨著春節返鄉傳播到四川、湖南,2月下旬開始大規模擴散到城市群以外的全國、全球城市網絡節點——2月下旬山西、香港、河內,3月6日輸出到北京(山西人徐麗,到廣東出差期間被感染,被送到北京治療),3月中旬臺灣、新加坡等其他省、市和地區;

由於同屬於冠狀肺炎病毒,且都具有人傳人的能力,如果此次新型肺炎疫情傳播也符合SARS的傳播特征,我們便可對此次武漢的新型肺炎疫情進行類比分析。

2)第二階段,人際傳播,在省內中心城市和周邊城市擴散: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大數據文摘。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4)第四階段,人際傳播,通過其他城市的感染者擴散到更多省市地區:

2. 將湖北省內其它城市(襄陽、宜昌、荊州、荊門、十堰、隨州)、周邊長沙、信陽、岳陽、九江等鄰省城市以及廣州、東莞和昆明等城市列為疫情高風險地區。根據這些城市與武漢人流聯繫的交通方式,我們建議對北京、昆明、沈陽、成都加強來自於武漢的航班,北京、上海、成都、廣州、長沙、襄陽、荊州、宜昌等城市加強來自於武漢的鐵路,省內各市、岳陽、信陽、九江等湖北周邊地市加強來自武漢都市圈的長途大巴乘客的排查。

SARS從其他城市對外擴散過程:3月中,從香港傳播到內蒙、福建、上海;4月,從內蒙傳播到寧夏;從山西傳播到山東;從北京傳播到浙江、吉林、河北、天津、甘肅、江蘇、重慶;5月,從北京傳播到江西。

3)根據武漢與其他城市人口聯繫強度數據,湖北省內疫情數據可能偏低:基於以上推論,針對騰訊遷徙數據中 2018 年春節前從武漢流出人群去向,城市象限與脈策數據分析處理髮現,武漢市人流聯繫強度為與目前在全國城市網絡間所公佈的病例數量大體上相吻合。

大數據文摘授權轉載自城市象限

截至到發稿時,以下為根據百度遷徙數據統計,從武漢流動出來的人口分佈圖,圖中所示,除湖北省內之外,外省排名最靠前的五個省市分別為:河南省信陽市、重慶市、河南省南陽市、湖南省長沙市、河南省駐馬店市。

1)第一階段,從野生動物傳播到人——最初的幾個病例都是野生動物的接觸者,包括廚師、採購、經銷人員:

3)第三階段,人際傳播,通過廣東省直接擴散到全國乃至全球多個城市:

在過去的 48 小時內,由武漢爆發逐漸流向全國乃至全球的新型肺炎疫情開始在輿論場中發酵。在新增病例被接連報告的同時,春運大潮高峰已經啟動。而春運所代表的中國每年最大人口遷徙也許正在被動成為這場高傳染性病毒疫情的催化劑。

基於以上分析,我們針對目前疫情提出以下建議:

由於此次疫情的“新型冠狀病毒”與SARS存在一定的相似性,疫情的源頭目前也指向野生動物市場,所以基於對於目前公佈的信息,我們對比SARS四個階段的傳播路徑:

2)武漢所發生的疫情應該經歷了(或者正在經歷)第二階段:在武漢都市圈*乃至長江中游城市群*已經產生了一定規模的傳播,可以推測武漢市的疫情已經具有一定感染規模基數,所以其對外傳播的概率應該與武漢市與其他城市間的人流聯繫強度正相關。

針對新型肺炎疫情的防控建議

1. 湖北省內孝感、咸寧等多個城市存在疫情狀態被低估、未被有效檢測和統計甚至瞞報的可能性。我們建議,將武漢都市圈的各個城市(黃石、鄂州、黃岡、孝感、咸寧、仙桃、潛江、天門 )列為潛在疫區,加強疫情排查、檢測和信息披露。

湖北省內疫情可能被低估,並存在其他高風險城市

儘管第一例SARS病人來自於河源而非廣州,但廣州迅速成為了廣東省SARS病情的重災區,並最終擴散到全省區域——廣東省21個地級市中最終由15個市有病理報告,病例主要集中在珠三角的佛山、廣州、深圳、中山和江門等5個市以及臨近的香港,這些城市是廣州都市圈(佛山、中山、江門)和珠三角城市群(深圳、香港)的主要城市節點;從時間分佈看,SARS在廣東省內從2003年1月2日到2003年5月31日,發病高峰出現在2003年1月28日到2月24日,單日最多為2月8日,52例,第37天,之後呈下降趨勢;

1)目前所有病例均與武漢有關:當前全國的疫情已經進入到第三階段,根據目前已公開信息,已有多個武漢以外城市有疫情發生,且武漢市以外的感染者大多與武漢有過接觸,尚未看到有“與武漢無直接聯繫者”感染新型肺炎的報道;

3. 根據SARS的傳播過程看,醫院的聚集性傳播是主要的傳播源之一,尤其是第四階段從北京傳播到其他省份的疫情,有多個省份都是來自於在北京的醫院看病或者護理病人時所遭受的感染。武漢是華中地區醫療資源最集中的城市,對武漢的醫療設施節點進行嚴格的管控、隔離十分必要,尤其是對武漢各醫院的醫護人員和來漢看病的周邊縣市的人員進行細緻監管和篩查。

由於直接接觸野生動物的人群數量有限,所以第一階段的傳播影響人群是有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