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他仿佛又回到了“榮譽編號牌”被摘下牆的那一刻

  • 时间:

【四川车祸4死3伤】

那天晚上,範敏在禮堂外徘徊了很久,等到再沒有官兵經過時,才小心翼翼地走近那面在黑暗中靜靜矗立的榮譽牆。燈光下,一塊塊“編號牌”仿佛一個個英勇的戰士,整齊列隊、閃閃發亮,唯獨他最熟悉的那個位置黑黢黢的。

在五公里武裝越野考核現場,範敏鬼使神差地躲進了跑道旁的灌木叢,想通過少跑一圈來提高考核成績。

“總要對得起‘班長’兩個字。”範敏說。

有戰友問他:“你一個‘代理’,為啥那麼拼?”

一時的僥幸很快讓他付出了代價。當考風監督員把範敏從樹叢里揪出來時,他黝黑的臉漲得發紫,被問了三四遍才從嗓子眼兒擠出自己的姓名。

從水裡抬起頭,範敏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此時,起床號響了,放眼向外望去,朝陽灑進營區每個角落,新的一天開始了。(沙子鉞 記者 陳利)

回到中隊,範敏把檢討書裝訂起來放在抽屜最顯眼的位置,併在日記本扉頁上寫到:“這是我人生中第一份檢討書,教訓很深刻!”

失魂落魄的他不記得是怎麼回到中隊的,也不記得被罷免班長職務的過程了,只記得春節假期後的第一天——2月11日,支隊召開軍人大會,通報了對他的處理決定:從榮譽編號牆上摘下屬於他的“編號牌”。

範敏的努力被大家看在眼裡。2月份,中隊四班班長參加上級集訓,中隊黨支部成員一致推薦他代理四班班長。走馬上任的範敏倍加珍惜這個崗位,儘力當好這個“代理”。

範敏不加掩飾,他評價自己的軍事素質是“十全九美”,缺的那“一美”在“五公里武裝越野”上。可就是因缺這“一美”,讓範敏犯下了“一個自己感到很痛心的錯誤”。

留用察看期、規定考察期、大隊黨委推薦、機關考察鑒定……範敏明白,讓自己的“榮譽編號牌”重新上牆還要過很多關。此刻,他更加懂得,那塊小小的“編號牌”不僅標註著支隊每名官兵所屬的位置,也映照出一個個奮力奔跑的青春身影……

從那一刻起,榮譽編號牆上沒了範敏的名字,只剩下一個空白的框和一個孤零零的號碼。當時,他感覺自己血液凝固、呼吸停止,猶如跌進了萬丈深淵。

從哪兒跌倒,就從哪兒爬起來。為補齊短板,範敏開始了“特訓”。肺活量不夠,每天清晨打盆清水練習憋氣;腿部力量不足,訂購沙袋綁在腿上每晚加練五公里跑;意志力減弱想要放棄時,就回想“榮譽編號牌”下牆的時刻,警醒自己知恥而後勇……

曾經,作為武警江蘇總隊機動支隊機動一中隊一排一班的班長,範敏的心裡充滿了自豪。2018年10月,支隊設立榮譽編號牆,範敏第一時間帶著班裡的戰友把各自的“編號牌”擦得鋥亮。他指著滿牆閃閃發光的“編號牌”告訴大家:“我們是機動支隊組建後第一批‘上牆’的戰士!”

每天清晨,範敏總習慣打一盆水,把臉浸進去。那種窒息的感覺,讓他仿佛又回到了“榮譽編號牌”被摘下牆的那一刻。

1月初,支隊組織新年度連隊骨幹競崗考核,身為班長的範敏當仁不讓,前幾個課目均為優秀,最後一個課目正是讓他有些心虛的五公里武裝越野。

範敏撫摸著自己的編號,咬了咬嘴唇,喃喃自語:“放心,我一定會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