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汽车青年-青年汽车由台州商人庞青年于2001年在金华创立

  • 时间:

【神农架1.2米金雕】

對此,崔東樹告訴記者,公司最初的意願應該是通過全國性的擴張帶動規模,利用各地對汽車產業的支持,擴大產能,提升銷量,“然而隨著市場競爭日趨激烈,公司攤子又鋪得越來越大,資金、管理、市場等要素跟不上擴張的速度,企業難免出現問題。”

崔東樹進一步指出,快速擴張也分散了青年汽車對客車主業的專註程度,導致公司客車業務被鄭州宇通等曾經處於同一梯隊的競爭對手迅速拉開差距。

關聯子公司破產、公司股權被凍結、“騙補”質疑迭起、公司涉訴、創始人龐青年被列為“老賴”,“青年系”公司負債總額或以10億計。

而對於現在的很多青年汽車員工來說,上班只需打卡,已“無工可做”。

此前,有青年汽車員工向央視財經頻道記者表示,其每天固定時間到廠里打卡即可,“打完卡就可以自己到外面找活乾。”

據媒體報道,在北京奧運會公交車採購招標中,青年汽車中標1000多輛,青年客車同時出口美國、歐洲、俄羅斯、中東等多個國家和地區。

02 從盛極一時到“無工可做”

2009年,青年汽車推出400億元的擴張計劃,與全國多地政府合作,建立十大生產基地,如全部達產,總產能將超過130萬輛。除了浙江金華的生產基地,青年汽車還將生產線擴展至浙江杭州、山東泰安、貴州六盤水、寧夏石嘴山、內蒙古鄂爾多斯(600295,股吧)等地。

2008年12月,青年汽車的第一輛蓮花轎車在貴州安順下線。

無獨有偶,另一家金華當地知名民營車企眾泰汽車(000980,股吧)(000980)近期也因拖欠供貨商超6億元賬款而被起訴,其位於金華永康的企業總部多次遭遇供貨商、經銷商催款維權。

陳宇告訴記者,2008年奧運會前夕,青年汽車生產車間大多要加班趕工生產訂單,普通工人月薪達到1萬元左右,油漆噴塗工種的工人月薪可達1.5萬元以上。

01 青年汽車,曾經的國產豪華客車標桿

11月底的浙中城市金華,氣溫驟降,陰雨綿綿。

市場遇冷,車市下行,金華本土兩家最大整車製造民企將走向何方?

2001年,龐青年成立青年汽車後,隨即引進德國尼奧普蘭客車製造技術,專業生產青年尼奧普蘭系列豪華客車,當年下線首款高三等級豪華客車,之後又推出青年“歐洲之星”、青年“星航線”JNP6137等系列豪華客車。

“那幾年,青年汽車的工人哪怕不用日夜加班趕訂單,基本也有七八千元的月收入,企業效益非常好,當時金華其他企業的月工資只能達到3000元左右,相差一倍,很多人想去那工作。”陳宇說。

青年汽車由台州商人龐青年於2001年在金華創立,下設商用車、乘用車和汽車部件三大子集團。

1995年,龐青年與金華經濟開發區等三方合資成立金華尼奧普蘭車輛有限公司,採用德國尼奧普蘭巴士公司技術生產客車。

2002年,青年汽車營收突破10億元,併在此後連續多年位列金華市工業企業營收排行榜榜首。公司生產的客車在國內130萬元以上豪華客車市場中的占有率一度達到70%以上,國內高檔客車市場占有率超過80%。公司名列全國客車企業前10強。

中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簡稱“乘聯會”)秘書長崔東樹向記者表示,投產蓮花轎跑,或許是青年汽車走向衰落的重要一步。

青年尼奧普蘭系列豪華客車大幅提升了當時國內豪華客車的標準,青年客車一度成為國產豪華客車的標桿。而動輒百萬的車價,不但讓這些客車成為“奢華”的代名詞,也讓龐青年賺了個盆滿缽滿。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統計顯示,2018年國內客車銷量排名位居前10位的企業依次為江鈴控股、鄭州宇通、北汽福田、南京依維柯、上汽大通、金龍聯合、保定長安、廈門金旅、華晨雷諾、中通客車(000957,股吧)。10家企業全年共銷售客車35.75萬輛,占客車銷售總量的76.99%。

數據顯示,2018年,青年汽車旗下主要子公司金華青年汽車製造有限公司的汽車產量為402輛,較2017年的692輛下降41.91%。

記者註意到,青年汽車曾經試圖收購的薩博汽車,其主要產品也是轎跑車。對此,崔東樹表示,“或許當時青年汽車確實比較看好轎跑車產品,但事實證明這個類型的產品市場表現並不好。”

04 營收下滑,負債高企,眾泰汽車遭遇維權

位於金華經濟技術開發區始豐路上的青年汽車集團(簡稱“青年汽車”)總部門前少有人員、車輛進出,略顯冷清。

然而,在首款青年蓮花轎車剛剛下線不久,青年汽車又迅速開啟了全國擴張之路。

崔東樹認為,青年蓮花轎車以轎跑產品為主,不符合當前中國消費者的主流購車需求,“因為與市場需求不夠契合,這個項目並不成功,但卻消耗了公司在客車領域積累的大量資金,如果當時投產SUV產品,或許會更合適。”

金華當地汽車行業從業人士陳宇告訴記者,“青年汽車曾經是金華的門面,也是金華的驕傲。”

更多員工選擇了離開,上述青年汽車員工告訴記者,青年汽車目前約有員工1000~2000人,與巔峰時期的7000~8000人相去甚遠。

陳宇表示,該子公司系青年汽車目前主要汽車生產企業。

汽車寒冬來襲,作為曾經金華汽車行業“一哥”的青年汽車首當其衝。

11月25日上午,記者向公司方面提出進入總部廠區瞭解公司生產經營情況,但遭公司方面拒絕,“我們近期不接受媒體來訪”。

近日,杭州市蕭山區人民法院裁定杭州青年汽車有限公司破產程序終結,使得青年汽車這家金華民營車企在南陽“水氫發動機”事件後,再一次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

03 投產蓮花轎跑,佈局全國,急速擴張埋下隱患

時至今日,青年汽車在客車市場上早已風光不再。

2006年11月,在北京國際車展上,青年汽車引進蓮花科技並聯合成立研發中心,推出第一款產品——轎跑車,即青年蓮花轎車。

有青年汽車員工向記者表示,目前公司訂單不足,員工績效工資低,“公司訂單少,我們計件工資也就少了,公司只發基本工資了。”

從此後的實際情況來看,這些擴張計劃大多未能如願。青年汽車與多地政府合作項目或因運營不佳導致停產,甚至破產;或因開工不足、未能履約而被地方政府告上法庭;或因土地閑置過久,被政府收回。

行駛在金華街頭的青年純電動公交車,記者陳一良攝

2008年北京奧運會,或許是青年汽車最後的“高光時刻”。